“且听岁月像旋律永恒,一直陪伴不断聚散的旅程。死亡终归是每个人逃不过的终点……”姥爷于去年除夕夜10点半左右发病(旧疾肺栓塞),大年初二下午去世。一切猝不及防,像一个不真实的梦,可这一切居然又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从小在姥爷身边长大,直到18岁离开家乡去北京上大学。姥爷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一直很好,从未想过有一天他突然会离开我。姥爷走时83岁,我28岁。他话不多,爱听京剧,爱看书,爱写毛笔字。他离开的那个早晨,还和平时一样,去家门口的公园遛弯儿。我接到电话赶回家陪伴了他生命中最后一段时光。
  “一生太短,一瞬好长。我们哭着醒来,又哭着遗忘。”我怎么都留不住他,那个从我出生,一直疼爱我的姥爷;那个会用夹杂着方言的普通话喊着我的小名的姥爷;那个手把手教我练书法的姥爷;那个我拥抱着向他撒娇的姥爷……我最敬爱的人,一夜之间变成了嵌在朴素相框里的一张遗像。
  姥爷火化后骨灰一直寄存在我们当地一家殡仪馆里。几次回到家乡办事,心里始终有个疙瘩。如果说这世间,有什么能和死亡对抗,那就只有爱和牵挂吧。我时常幻想,姥爷如果没有走,今年腊月就到他84岁生日了。
  后来无意中和女朋友聊天又说到这件事,她说,要不然做一颗骨灰钻石吧,你和姥爷感情这么深厚,而且以后去北京工作祭拜也不方便,我朋友曾经在一家叫念世情公司做过……很感谢她如此理解我,虽然我不是很了解骨灰钻石是什么,但是我相信她是想解开我的心结。接下来几天这个想法一直在我的脑海里盘旋,我上网查询很多资料后才知道,原来将骨灰做成钻石可以代替传统墓地,让亲人换一种方式永远陪着我们。原本打算等工作稳定后在北京买一块墓地安葬姥爷,可后来我心里的天平更倾向将姥爷的骨灰做成钻石。
  比起让姥爷独自待在阴冷潮湿的墓穴,,我想让姥爷离我更近一些。在女朋友的陪同下,带着姥爷去了念世情的办事处,在与工作人员的一番交流之后,我更加坚定将姥爷做成钻石是正确的选择。
  三个月的翘首以盼,念世情的工作人员终于将姥爷送回来了。钻石闪烁着柔和的光让我联想到姥爷慈祥的模样。今后的日子里,我可以带着他去看看香山的红叶,登上那万里无尽的长城,寻觅那巍峨的故宫。在往后的日子里姥爷也将继续陪伴着我,鼓励我继续前行。

  

有一种爱叫做带着姥姥骨灰去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