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纾困浙江实地调研:监管、银行、企业三方激辩

本报记者 包慧 杭州报道

从党中央到国务院,从地方政府到金融监管部门面临着同一个难题:如何通过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解决民营企业、小微企业遇到的融资难题?

在全国支持小微和民营企业的大环境和统一动作下,地方的央行和银行能有什么自选动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12月11日采访杭州人行、浦发银行杭州分行以及浙江本地数家民营企业的相关负责人,了解到浙江民营企业今年遇到困难的特殊性,以及地方出台的特殊的扶持动作和效果。

当天,一位地方监管官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其实从全国的数据来看今年一季度就开始有问题了,从四月份也就是二季度感觉到政策开始转向,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问题变得较突出。

“原来我们讲的是小微企业出问题,后来发现原来意义上优质大中型民营企业的融资问题也变得非常突出。一是从资本市场开始,然后和债券市场、信贷市场,这三个市场之间有一个恶性的循环,也存在着市场的失灵。在二季度末的时候就关注到风险的转向——从以前的经营性风险转到流动性风险,从小微转到大中型民营企业,从互保转向企业头寸短缺,从而形成了一系列的反应。”前述官员称。

虽然有各自的立场和分歧,但各方还是达成一个共识:改进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环境是一项系统性工程,并非金融机构一方之力可以促成。从民营和小微企业自身的角度来说,也应该练好内功。

央行的七件“武器”

支持民企和小微,央行手里到底有哪些可以利用的“武器”?

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相关负责人在12月11日表示,除了在总行层面出台一系列支持政策外,地方央行要执行落地的一是定向降准,今年降了四次。二是扩大再贷款和再贴现,这都是来自央行的低息资金。浙江今年先后有两次,分别在6月和10月共增加三千亿元低息资金。地方央行通过这个低息资金支持金融机构,要金融机构精准支持小微和民营企业。

三是扩大央行的合格抵押凭证范围,原来商业银行到央行来要资金也是需要合格抵押凭证的,现在把这个合格抵押凭证的范围扩大了,同时提高了抵押率。

四是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中增加了一些临时性的专项指标,引导信贷资源向小微和民营倾斜。

五是创新政策工具,比如说设立民营企业债券的融资支持工具。

第六是鼓励发行小微专项债和小微企业贷款的资产证券化的产品,鼓励城商行在内的小法人金融机构来发行小微的专项金融债,从而支持扩大小微金融机构的实力。

还有第七个工具正在筹划当中。

从人民银行省级分行的层面,怎样把这七个武器落地?

前述负责人称,首先强化“预调”和“微调”,优化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总体的融资环境,今年以来浙江重点针对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实现定向降准,覆盖浙江全省111家法人金融机构,释放基础货币1400亿,支持浙江全省金融机构发行小微金融专项债235亿,是去年同期的7.8倍,前10个月人民银行自身发放的再贷款再推荐金额同比提高97%,通过这个低息资金支持的企业户数同比增长了30%。

浙江信贷政策早在四五月份就开始有一定转向,支持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

“我们是一直秉承这样的理念,只要你金融机构支持小微民营企业,支持实体经济的,人民银行肯定是支持的,前提是要合规。到11月份全省各项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7.3%,高出去年同期7个百分点,我们较年初新增贷款达到14755亿元,同比多增6700亿元,这两个新增数分别是去年同期的1.9倍和2.3倍,而且也占了同期全国数字的11%和29%。”前述负责人说。

首单债券融资支持工具背后

信贷之外,杭州人行最大力度的动作就是力促企业发债,修复民营企业债券融资的渠道。

今年9月12日人民银行杭州中支和当时的浙江省金融办(现在叫浙江省金融监管局)还有全国银行间交易商协会三家联合举办了民营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发行的推荐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从9月12日之后杭州人行就取消了包括中秋和国庆在内的所有假期,一直在探讨如何把这个工具落地,既要市场化又要规避风险。

11月7日全国银行间交易商协会与人民银行杭州中支和浙江省地方金融监管局签署了全国首份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的三方合作协议,浙江省成为第一个签署的省份,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截至11月末,浙江省已经有三批共10家民营企业12个项目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已经落地,发债的金额和相关的凭证的交易额占全国32%和50%,遥遥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