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局长搬到了新买的房子里居住。周五晚上,他叫保姆周琳过来,问她这附近有什么热闹的地方,明天他休息,不想去远地方,就想在附近转转。周琳说:“赶集去呀!集市热闹!”

龚局长惊讶地问道:“这附近有集吗?”他小时候赶过农村的集,但那已经是40多年前的事了。想不到城市里也有集,他还真是头一回听说。

周琳说:“有啊,就在玉河边上。咱家的菜,都是从那里买的。明天一早儿,我喊你去。”龚局长高兴地答应了。

第二天一早,龚局长就跟着周琳出了门。周琳拖着一辆小拉车,她跟龚局长介绍说,这集上出售的,大都是乡下农民自己种植收获的农作物,很新鲜,只要采取正确的保鲜办法,就不会有问题。5天一个集,正好接上茬儿。

两个人边聊边走,就来到了玉河边上。果然看到那里已经有很多人了,两边摆着临时性的摊位,摊贩们不住地叫卖着,中间的顾客们摩肩接踵,很是热闹。周琳说,她要先去买菜,龚局长肯定对这个不感兴趣,就随便逛逛吧。龚局长又点头应了,两个人就约好,逛完了到一棵大树下汇合。

龚局长背着手,就在集上逛起来。

集上卖啥的都有,有卖衣裳、日用品的,也有卖花鸟鱼虫的,还有卖锅碗瓢勺的,更有卖水果蔬菜的,还有卖古玩的,龚局长看得眼花缭乱。然后,他就看中了一件仿古的摆件。这个青花摆件要是放到书桌上,一定会显得非常雅致,很有档次啊。龚局长拿起来看了看,很喜欢,就问摊主卖多少钱。摊主说:“85。”龚局长就掏钱买下了这个摆件。

龚局长又往前面走,又在一个摊子上看到了和他手里的摆件一模一样的一个摆件。他又拿起来看着,还是爱不释手。单位摆一个,家里摆一个,不嫌多啊。他问摊主卖多少钱,摊主看到他手里买了一个,不敢说多了,就报出了抄底价:“40。”龚局长的脸色就变了。他愤愤地想,一个小贩,竟敢跟自己狮子大开口,了得他了!他不买了,气哼哼地回到刚才的摊上,黑着脸问道:“你这个摆件卖了我多少钱?”

摊主是个小伙子,记性好啊,一看他,就想起来了,笑嘻嘻地说:“85啊。咋,贵啦?”龚局长说:“当然是贵了。人家摊子上,才卖40!”摊主说:“买卖嘛,就是你愿买我愿卖,甭管多少钱,只要你情我愿,别人就管不着。货款两清,咱们也不带找后账的。”龚局长说:“我退货!”摊主说:“集上的规矩,不退。只要你选好了,拿走了,离开了我的摊子,再怎么着,就是坏了,残了,也不退。”

旁边的摊主们听了两三句,就明白了个大概,跟着说,集上就是这样,价钱随买卖两个人定,没有后悔来退货的。你有本事,把他杀赔了,他也不会找你去算账的。你要是笨,高价买了去,那也得认。

摊主讥笑着说:“听到了吧?这就是咱集上的规矩!”

被这帮人一挤兑,龚局长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他看跟这帮浑人讲不出理,可被人当傻子一样笑话更让他气愤。他也没心情逛集了,挤出了人群,就给玉河街道办的苏主任打了电话。苏主任很快就接听了。龚局长生气地质问道:“苏主任,玉河边上有个集,你知道吗?”

苏主任说:“知道。那是群众自发形成的。”

龚局长说:“这里秩序非常混乱,如果出了踩踏事故,你要负完全责任。没有执照,没人管理,怎么就开起集来了?苏主任,你的思想够麻痹啊。下周六我再来看,如果大集还在,我就跟市长汇报了。你可别怪我没跟你打招呼。”

苏主任说:“明白,明白。”

龚局长挂断电话,又往集上看了一眼,笑了。

龚局长一直惦记着这个事儿。又到了周六,他又跟周琳一起来逛集。其实,他是想来看看结果的。还没到玉河边上,就见很多人围在那里,正在叽叽喳喳地议论着什么。走近了,这才看清原先是大集的地方,四周都拉起了警戒线,里面有许多保安员,不允许人进入。还有玉河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正拿着喇叭对大家广播,说明这个大集是没经过审批的,存在严重的隐患,按照上级规定,必须予以取缔。

龚局长满足地笑了。他在人群里搭了一眼,就看到那个摊主了。此时,摊主正焦灼地引颈而望,他的三轮车上,装着满满的货物。看着他那焦灼的样子,龚局长暗暗地笑了。你们集上有规矩,我也有规矩,咱们就看谁的规矩牛吧。

龚局长背起手,得意地往回走着,不觉吹上了口哨。

这时,周琳追上来了。她对龚局长说:“龚局长,跟你说个事儿。”龚局长说:“你讲。”周琳说:“我今天就辞职了啊。”龚局长惊呆了。周琳手脚麻利,干活儿又快又好,关键是她做的饭特别适口,龚局长特别爱吃。她要辞职,龚局长还真舍不得。龚局长忙着问:“你干得好好的,怎么忽然就想辞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