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后台有位读者朋友,一直有问麦芽迷你贷的情况,并希望能给分析分析。其实,麦芽早前跟进过一些暴雷平台后续进展。希图搞明白:这些平台暴雷痕迹和原因,并试着看有没有啥雷后有效维权方式。但雷潮这么久,几乎没见到 ...

后台有位读者朋友,一直有问麦芽迷你贷的情况,并希望能给分析分析。

其实,麦芽早前跟进过一些暴雷平台后续进展。

希图搞明白:这些平台暴雷痕迹和原因,并试着看有没有啥雷后有效维权方式。但雷潮这么久,几乎没见到太多好结果。

所以麦芽有些踌躇。

之所以想再来谈迷你贷,是麦芽在2016年上半年去过这家平台,并跟这家平台的高管有过平台业务上的交流。

彼时高管对业务相当能自圆其说。

因而,麦芽终究还是想知道:这家声称专注车商贷业务的平台。到底有无真实业务。平台是因何而雷。

深圳网贷平台迷你贷2亿坏账停兑

02

迷你贷今年7月13日,就已经开始不能正常兑付。实控人桂新建借二手车商经营困难为由,强制展期3个月。

展期期限,利息照付。

实控人桂新建每周二进行直播,向用户汇报展期工作情况,并承诺让投资人100%下车。

这让部分投资人相信了、并给宽限机会:希望以时间换空间,换取平台继续运营。

但最终等来的却是无法兑付。

10月5日,迷你贷宣布停止兑付利息。

终究,在3月展期结束前一晚(也就是10月12日)再也兜不住了。

桂新建当晚直播表示:二手车商贷业务,坏账2亿(对应待收2亿-4亿)到期无法归还出借人资金。

彼时桂新建,还在为平台维稳。称融资失败,正全力准备新平台,并承诺将新平台50%的利润用于偿还标的借款。。。

对于这种流氓式的套路,投资人无法接受,最终到龙华公安分局报案

彼时,深圳市龙华公安分局对迷你贷以涉嫌非法吸存受理,但因证据不足,尚未立案。

投资人对平台的信任已经彻底崩塌。

桂新建迫于投资人压力,开始失联躲避。

之后平台的原运营总监DV(9月悄无声息离职)开始出来组局愿意协调平台高管、股东、经侦和金融办,一起将投资人损失降到最低。。。

他的观点是:

平台尚且存在盘活的机会,不应该立案,应该准备金融办的检查,待日后迷你贷备案成功后将牌照进行转让或出租,取得的收益用来偿还标的金额。

并,DV有意与平台风控端陈伟,一起举报桂新建。

但投资人发现迷你贷自查报告,就两页A4纸。

且不说出现这种局面,平台是否还有机会备案。就资料准备上,也太过敷衍难以令人信服。

最终,维权投资人认为:

DV此举终究是为了拖延立案,祸水引至桂新建个人,来避免自身在平台的刑事责任。

平台高管都在套路,那么平台终究有真实业务吗?

迷你贷的暴雷,到底是业务经营风险,还根本就是老板诈骗圈钱的套路呢?

10月19日,DV作为联络人,有投资人、平台员工、经侦、金融办人员出席的一场会谈。

迷你贷员工就已经发现平台运营猫腻,要求经侦立案。

投资人在这同时也已经密集搜集证据资料,发现平台大量假标。

迷你贷终在10月30日,通报集资诈骗立案。

(能以集资诈骗立案,说明:经侦必然已经发现实锤的假标圈钱证据。)

03

那么程度如何呢?迷你贷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呢?

1)迷你贷以集资诈骗立案后,抓捕桂新建、陈伟两人。目前,这两人私人的、江西银行的5个账户被冻结。但冻结资金只有200万

2)经侦目前调查出平台有大量的假帐户,但追款却不容乐观。

3)迷你贷实控人桂新建用亲属名义建立大量马甲账户。目前马甲账户待收资金1.9亿。是否能追未可知。

4)平台可控资产:17辆车(部分在派出所押管,部分在公司车库)及一些桌椅有58万固定资产

5)迷你贷有可查合规资产340万左右标的,但这些标的没回款,车商不付息还钱也不配合。

6)目前迷你贷有几个关联公司。包括恒领投资公司有30万资产。龙图腾有28万资产。另外还有白龙马公司、xx融资公司、筋斗云等关联公司。。。

也就是目前,统共能查实的迷你贷资产不超过1000万,其中还包括能不能还款的340万车商贷标。

另,迷你贷可查合规资产只有340万标的。

真实资产少到令人惊讶。

也就是说:平台4.5亿的待收,大部分的钱都是亏空的。

没有几个真业务。

除了老板挪走自用、挥霍,平台运营及给投资人投资填息。估计所剩无几。

当下能做的,尽快做的:只有将已经追到的资产,比如车辆、办公桌椅等卖掉变现。等待越久价值折损越严重。

此外尽可能给经侦提供桂新建、陈伟这两人个人名下资产及关联公司资产线索。

进行资产查封,挽损。

另外,投资人对迷你贷还有竟相讨伐的,还有招商基金这位占股10%的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