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销专业网讯 2018年10月9日,成都女大学生李欢向四川警方举报父母从事传销,并将自己卧底父母所在的“中绿”传销组织窝点所记录的大量文字、图片和录音资料,交给了警方。

10月23日,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从北京前往四川,对李欢父母进行反传销“解救”工作。李欢父母表示,不再进入传销组织。

当李欢父母正在接受反传销“解救”工作的同时,新京报记者“潜伏”其加入的“中绿传销”,发现“中绿传销”在“李欢事件”后,为躲避查处,迅速变换窝点,将原本集中居住的传销人员分散到秦皇岛市的各大小区,将“中绿”的名字改为“中国商务商会”,将原本的“众筹模式”变为“分享经济”。传销头目鼓吹打造“中产阶级”,渲染“西方经济侵略”,以此来增强内部凝聚力;伪造“国家政策”,通过展示黄金等财富,来维持谎言。实际上,传销组织并无产品,也无实体,依托民间资本累积财富,讲师口中的赚钱模式仍是拉人头入会,“投2900元赚130万”成了组织上下的目标。

有传销高层表示,在秦皇岛有数万人参与传销,分别以家庭为单位租住在各小区。为了躲避查处,该组织严格控制新人进入,新人进入后需要接受“组织”检查。

卧底“中绿传销”:摆炫富宴诱惑新人入局 称“投2900元最低赚130万”

▲10月25日,传销组织“中国商务商会”在秦皇岛一酒店包下宴会厅,宴请数百名成员,并在宴会上展示金牌,给大家洗脑。

第一课:“讲师”的经历

李欢举报事件后,秦皇岛中绿传销组织不再集中住宿,其中一个据点搬到秦皇岛海港区海怡学府小区12栋1单元13层某室。来自新疆哈密的王建民夫妇及其哥哥王建军租住在此。

10月23日,新京报记者作为入会新人,被送到王建民处暂住。

虽然房间只有寥寥几件家具,为了接待新人,王建民购置一张木床摆放在客厅,屋内还种了几株花草。40多岁的王建军躺在床上,看着写在墙壁上的“赚钱模式”,兄弟王建民与其相互分析其中的利润,显得“自信满满”。

王建民一家负责对海怡学府小区内新传销人员进行宣讲工作。

王建民作为“讲师”,给新人的第一课就是讲自己为何进入“组织”。今年年初,他刚来秦皇岛时,哥哥王建华向他画图讲解“投资2900元如何收获130万元”,“投资的钱虽然不多,但是要通过拉人头才能获利,这不是传销才怪,”王建民不信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当天夜晚,王建民趁人不注意,独自买票回了新疆老家,从此和哥哥王建华暂停了联系。但在今年8月份的一天,一张王建华拥抱数十万现金、戴着大金链子的照片,勾起了王建民的欲望,他带上媳妇和老父亲,再次来到秦皇岛。

在这一家人中,大哥王建华极具说话权,通过他的介绍,王家四兄弟加上其80多岁的老父亲等6人离开新疆来到秦皇岛,谋求“暴富”。

王建民经过王建华介绍加盟“平台”,学习“纯资本运作”。按照平台内教授的邀约话术,不断地邀约新人加入,获取分成。

王建民一家也是“中绿传销”组织改名为“中国商务商会”后,发展速度最快的家庭之一。这个家庭里的最高“领导”王建华是传销组织的操盘手之一,行踪难觅,即便是面对王建民等亲兄弟,王建华的住址和关于其在传销组织内的具体工作,“也是不能打听的”。

新京报记者发现,王建华所在的“中国商务商会”,属于新兴的“南派传销”。相对于以往以发展下线兜售实物、控制人身自由为特点的“北派传销”,南派传销以“纯资本运作”、大打感情牌、畅谈人生发财梦为最大特点。

60多岁的刘文君是“中国商务商会”传销组织里的老成员,10月23日上午,刘文君带了一个名叫程岚的新人,想请王建民讲讲课,看到记者和程岚两位新人,王建民很热情、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卧底“中绿传销”:摆炫富宴诱惑新人入局 称“投2900元最低赚130万”

▲10月23日,一名女“讲师”在租住的房子里,给成员讲授如何拉人头赚钱。

洗脑:“忍辱负重的突击队”